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动的地平线┼

风花雪月不过一场空

 
 
 

日志

 
 
关于我

恋声/腐女 绿川光/铃村健一/樱井孝宏/福山润/神谷浩史/野岛健儿/梶裕贵/羽多野涉

网易考拉推荐

两个人的永恒  

2005-06-24 19:23:59|  分类: 二次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透过传说 穿越时空 你一定会来接我 
我心深处隐约的回忆起遥远的爱琴海 
像神话故事般 被痛苦的命运所支配
然而 
星星又再度闪烁起来

透过传说 穿越时空 星星又再度闪烁"

(一)

—田野— 哈笛

我找到你了,贝瑟芬妮。
我依照约定找到你了...这次我一定要用我的双手,好好地保护你――

—亚莉— 贝瑟芬妮

我是亚莉,白羊座,春天出生。

也许一切已是前世注定。
经常会做一些奇怪的梦,醒来的时候是恍惚又模糊的某些情节片断,或悲伤或欣喜的凝成晶莹滑过脸庞,仔细去想却无从想起:唯一维系的,是那道目光,温暖熟悉却透彻的哀伤。梦境也许重复也许单一,有人说那是前世破碎的记忆,绕过了忘川,注定了今世不灭的缘。
这不是十七岁女生该有的烦恼,尤其是象白羊这般单纯的头脑,所以我笑闹依然。事实上连妈妈这样有名的占星师曾经好几次的占卜均没有结果,在意不在意又能怎样呢?
还是享受我的花样年华比较来得重要。

高中生活简单惬意,校园里是通透碧绿的叶子和春秋两季的花,斜角45℃看上去是青蓝的天。哦,除了你。
从入学起就莫名其妙的被找麻烦。每次转身。
总是那副似笑非笑的神情,那一抹深黑的眸子总散着看透人心的光。出口便是尽是嘲讽,再好的耐性也按捺不住的怒——火上浇油的气……因为斗嘴每次输的都是我,不甘心。
真是冤家,讨厌的家伙。



(二)

空气中似乎弥漫着不安的味道。身边忽然衍生出许许多多的纷杂,有陌生的人来了,有熟悉的人走了——一切似乎因我而起?
转过头的时候依然是你,却该死的安心。你的笑容也有这般温柔的时候吗?
“我会在你身边保护你。”只是一句话,一个动作,刹那间便氤氲了眼眶。原来之前的气与厌此时全都转变了,始终是在意的吧,只是一直没发觉而已。
心底忽然柔软起来,如同一直等待的人已然出现,有着无法言语的温暖,一层一层翻涌泛滥,直至没了整个心间。

想问为什么……
因为不能理解的东西太多,因为讨厌就这样傻傻的被保护着,因为石秀美还有那个不知名的女孩子,因为你叫我贝瑟芬妮,因为……我也想帮你啊,我不想……再看你为我受伤了……
我好像真的,从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你了……
为什么我想不起来?希腊神话里面,贝瑟芬妮是被哈笛强抢去的,如果是真的,你为什么会那么温柔,我又为什么那样眷恋?
哈笛……吗?

“田野...你那么痛苦,我却一点忙也帮不上......但是...至少...我要在你身边,守护着你......”


(三)

光之森林的树叶在我手中枯黄转为碧绿,光芒刹那间耀满了整个视线。这些光很温暖,记忆中有些什么不经意就涌了上来,那是一个女人温柔的笑颜——妈妈。
就如同之前海王殿一样,波光水影中我看到了冥府,幸福却又酸楚的感觉;是什么涩涩的充斥了心。眼前的一切又变了模样。神代的大地,神代的神殿,神代的气息,神代的风,神代的妈妈,还有神代的我——落樱缤纷中不经世事天真任性的笑脸。
记忆仍是破碎的,任何角落我都搜寻不到你,很失落。我望向你。仍旧是白色的衬衣,斜斜的散开2、3个扣子;奔波之后的长发略略的散乱,有些遮住了眼;似在发呆,又似思索,眼神定在前方的某一点,依旧的深不见底。
想开口,却哑哑的说不出话。
你笑笑,温柔的很:“走吧。”

冥府的入口关闭了,隐藏在这些不起眼遗迹下的死亡之国,于我曾经有着怎样的快乐呢?一路上已经很努力的想努力的搜寻,仍是失望。你就在身前,却变得遥远透明。心似缺了什么的疼,纠结的疼痛。
恍然不安的伸手拉住了些什么。你转身。
夕阳远远的坠了半个身子,你整个人没在那些光线里,神情有些看不清楚。

开口的话语是无意识的关心:“你都想起来了吗?”
你又笑:“是的,都是你的功劳,贝瑟芬妮。”
“……再叫我一次贝瑟芬妮……”
“贝瑟芬妮?”

温柔的声音温柔的气息,忽然想起很久前的潜伏在梦里的味道,延伸的很远很远。我把头埋进你的胸膛,那里有你心跳声传来,一声一声撞击着神经。手臂圈在身后,恰到好处的有力,足以消散身心的不安和迷茫。有你在身边,一切都没什么吧。
心叠着心,真好。我低头看着交错的手指,掌心有你的温度传来。
我们可以这样到永远吗?


(四)

我又做梦了。
这次是真真切切的确有其事。也是真的,真的痛。

“ 这个给你,你们国家也有花吗?谢谢你送我回来!再来玩哦!”

“哈笛!我好想你哦!”
“有关!因为我喜欢他!我不会去奥林帕斯的,因为,我要嫁到冥府!”
“哈笛,你……还是喜欢我妈妈吗?”
“从小时候第一次见到你,我就再也忘不了你,妈妈每次提到你的时候,我就会忍不住更想你……哈笛,我不配做冥府的女王吗?太高攀你了?”

“哈笛…我们……一定会转生的……那个时候…你要快点…找到我……你一定要比任何人……都先找到我……”

记忆一切都鲜活起来,联贯了各个细节,跟着溶进血液,透透生生的挤进身体的每个毛孔。有不知名的东西涌出来,最终延伸着枝叶开出了妖艳的花,那蔓藤上尽是深深浅浅的刺,缠迫着心淌出了血,却滋润着花更娇媚,肆意蔓延。

“我-我是为了要与他相见才转世的…他……他遵守我们的约定……哈笛!!我想起来了……全部…田野……你是我――用尽生命去爱的人!!”

前世今生,今生前世,我们就这样纠缠在一个轮回里.

 哈笛,原谅我啊,直到现在才完完全全的想起你.不知道我还有没有机会可以再看见你.
一直一直都在思念,前世数着大地开放的花,飘落的叶,倾听流淌的水,侧身的风,一分一秒,一丝一毫从来都是你那双眼睛,那张脸;而如今,我只能……只能……靠着回忆,曾经在冥府的回忆……
甜蜜的回忆往往是最利的刃啊……

妈妈离开了,说她变成风和光继续守护着我,你也在不知名的地方继续战斗,似乎是一夜之间,世界全变了,一切很熟悉却陌生的遥远,漆黑,找不到方向。我还是我,也许也变了,至少,没有办法再心安理得的做那个任性的冥后。如果没有前世的记忆,如果……可是这到了现在又有什么用。不知道真相的时候,总是想知道更多,缠着妈妈,缠着伊莉阿姨,缠着你,用尽各种方法。所有人都无视于我的任性似的,而现在,真相是……
身体里是坠底的沉重,甚至无法抬手去制止脸颊上的泪。就任着它们一滴一滴灼烧着肌肤,我该我能我要怎么补偿?!

我爱你哈笛,比这世上任何人都爱你。而我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五)

终于又看见你。只是……

“哈笛!你不要忘了我!我爱的只有你一人!连命都可以给你……除此以外,没有任何事对我是有意义的……对我来说――只有你是最重要的――只有你……”

看着你不可置信的眼神我离开你,泪水还是忍不住的掉下来,事实上想给你的最后表情是我的微笑,只是看见你,我还能瞬移真的是个奇迹。
我的错我的关系我一个人承担。

镜子里的容颜娇嫩却是苍白,点了红红的唇,画了淡淡的妆;头发已是可以略略的盘起,垂下的一些散散的发,不再是小女生般短而散乱;刺眼的是身上的婚纱,白的刺眼。
头纱放下来。

拿出刀那一刻,我以为一切是可以结束了的。我转世所能背负的命运……为神代的历史所能背负的——修正。
也许我真的是太天真。
我忘了宙斯是怎样的不择手段的,只是幸而体里是流着他的血液的,第一次感到庆幸,虽然是一道弱弱的风墙,他不能怎样了。

“既然你这么讨厌我,我就不碰你,把风收起来吧,你这么做是为了哈笛?”
“前世我死的那一刻我就明白了我的使命,‘你能够给予与你真心相爱的人无穷的力量’。”
“只是,我没有办法给哈笛力量……”
“为什么?”
 “哈笛真正爱的,是我的母亲迪梅尔,不是贝瑟芬妮……这是多么悲哀的事……如果我没有恢复记忆就好了……”


(六)

 “我就是用这双手,将我所爱的人推进永恒的地狱……
 他这么哀痛,我却没有能力帮他……
 就是因为我爱他……
 我宁愿为他遭受千刀万剐……
 可是我却只会害他……”

我躲在灌木的后面,由着你的脚步气息声音越来越近。象被钉死了般,任我怎样想逃却动弹不得。

“贝瑟芬妮!”

我定定的看你,用尽这前世今生的眷恋。样子有点狼狈,长发上湿湿的,还混着一些其他的东西,衬衣上,脸上有些许的血渍,看来就知道经历了辛苦的战斗。战斗……又是为了我……
脚步一个踉跄,后退一步。脸上尽是湿湿咸咸的泪,有什么纠结堵塞了心跳脉搏,压抑着是椎心的痛。延续千年的梦啊,前世的我可以不在乎你内心深处的人是谁,可以不在乎你爱我宠我的理由,至少还可以呆在你的身边,至少还可以赖在你怀里,至少还有着可以任性的理由,至少……是你名正言顺的妻……

“哈笛……前世是我太任性,才会把你从妈妈身边抢过来,妈妈……是为了我而死的……我又把你们两个拆散了……怎么办?!已经救不回来了……我不求你原谅我,都是我不好……”

几乎是顷尽所有的力气说出的话,等待着最后的判决,每一秒如同一个世纪般漫长,想要捂住耳朵,不听;想要闭上眼睛,不看;想要冻结住神经,不想……
忽然就被拥进怀里。

“都是我不好,才会让你一直误会了:我会想要保护你,并不因为你是迪梅尔的女儿,而是因为你,我爱你!贝瑟芬妮!”
“骗我……”
“我没有骗你……为了告诉你-这句话,我才会奋斗到今天……”

空气忽然变得浓稠,是因为这个拥抱的关系么?紧紧的,紧紧的身体贴在一起,没有一丝罅隙。我的脑子瞬间是空白,你的声音在耳边炸开。

“我爱你!贝瑟芬妮!”

血液流畅起来,眼前的世界一点一点恢复了原有的色彩。这不是梦。你的体温真真的传过来,你的声音在耳边清晰异常。只是仍不敢相信,做了千年的梦这样切切的清醒,带着无限的欣喜与温柔。
太欣喜了,仍然是怀疑。
泪水味道变了,在风中逐渐的消失。你的眼神视线一点点靠近,唇覆上唇。心脏刚刚所或缺的氧气,带着你的气息传送过来,时间就定格在这刹那。

“我在这里,你不用担心了。”

在你臂膀里终于可以不用颤抖,心跳混合着呼吸,跟以往任何时候都不同,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来得安心。一切是熟悉的你,却更多了几分坚定。往事电影片断般滑过脑海,当我的眼神在风中和你交接那时起,就注定这缠缠绵绵不灭的情——我优秀的,高贵的,冷漠却温柔的,忧郁的冥王,注定前生此生爱你不悔。纵使以后的道路会有多少的艰辛,纵使星星的轨迹再次改变命运,只有有你,只要有你,我无所畏惧。

“无论是谁喜欢上谁…力量就会变强……或许,这就是神代以来,支持这个世界能延续下去的力量……”

(七)

结束了,一切。
奥林帕斯衬着夕阳落了碎了,天空神殿,神代以来神的痕迹只剩下真正的残亘。命运之轮还会继续运转,按着自己的轨迹。

远远的天海交接,海风轻抚脸庞。未来会怎样,心底仍是有着这样的疑问,只是,我知道,和你的手会一直交握着,那——便是两个人的永恒。

哈笛,我会,一直爱你,亘古不变。


“这是好久以前的故事,如果你要问我,我有多爱你? 

  让我静静地想一想…… 

  温暖的和风再一次轻拂我的脸颊 

  从此以后,我会永远守护着你。”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