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动的地平线┼

风花雪月不过一场空

 
 
 

日志

 
 
关于我

恋声/腐女 绿川光/铃村健一/樱井孝宏/福山润/神谷浩史/野岛健儿/梶裕贵/羽多野涉

网易考拉推荐

异样温度的日子里流淌着另一种风情  

2007-06-15 19:48:26|  分类: 二次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看很多明3的耽美同人,有几篇真的很经典,转下
 
作者:寒星漪
 
 
隔着一张没锁死的门,室内传出钢琴声。

溪流水滴汇聚成线,一袭悠扬婉转。

想象着修长深褐色手指与黑白琴键轻柔交汇,皓薰微微一笑,放轻了脚步径直走入办公室内。

每逢周日前夕,这里总会略显凌乱。
接管翱翔天际的第一个月便指示不用莉铃帮忙,有时候乱,便让它乱在那儿,托人收拾反而不知放置方位。
于是除了自己便愈发少有人进来。

轻手轻脚收拾满桌文件,一扎扎放上文件柜摆好。间或坐下来休息,看着窗外有些模糊了的繁华一片。
四周空气弥漫着少许刚被翻动的烟尘,合着纸张和钢笔墨水的清香。
不开灯,室内暗色便逐渐沉浸出令人陶然欲醉的氛围。

轻轻搓揉手指,感受肌肤触感和身体的温度,皓薰垂下眼睑,淡淡露出一个微笑。

……每当这样的日子,他总喜欢一个人静静度过。

对于爱热闹的翱翔天际负责人来说,这种情况相当少见了吧?
但总有例外,何况也自小成为一种习惯了。
挑选不为人知的场所,坐在某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闭上眼睛静静想些什么。

办公室桌上的文件,长久不去理会,便逐渐散乱一地凌乱不堪。

总要找时候慢慢清理,在过程中慢慢回忆起文件的内容。

发生过很多事情,不去好好整理便什么都想不起来,偶尔抽出两三份棱角,来不及看得真切便又塞回去了。

于是半闭眼睛,细细的想。
许多画面凌乱得像剪接过头的影片,每每一闪而过留下深刻印痕,却不知刻画的是些什么。
他喜欢在这种时刻,靠在没人的角落里静静抚摸它们,让每一个痕迹的触感都深深保留下来,然后与相关联的,接壤。

便慢慢回忆起来。

记得最早时分,并不会刻意去想什么,保持脑子里一片空白的姿态,活像山郊里的木疙瘩。
自从母亲去世以后,靠在哪里也是没有人管的。大侠不像以前那样风风火火四处抓人练歌练武,某一段为时不短的视而不见,更加沉了这片空白的深度。

于是他怡然自得,就那么在角落里静静呼吸着,闭眼感受身体里运作不息的热流来回淌过,等待某刻回归平淡。

然后,随着年龄不断增长,终于也开始有些什么慢慢步入这片空白了。

回看里程碑,大概是从那时候吧……第一次见到当今艺能天王对他发火。
也许不算是很认真地动肝火,依旧带着浓重林氏特色,但怎么说也是至交好友第一次用冒火的眼睛看着他。

从那时候开始,每每这种时候,闭上眼睛会开始想到立翔……

大事小事,曾经过往,无论多么微小的细节。

最多想着的,还是初次见到的怒火,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记得很清楚。

哇呀阿薰你是笨蛋啊大笨蛋!!
为什么都不跟我说啊还一个人坐得那么安稳!要是我没过来和你说话你打算怎么办?!
什么就这么坐下去?!以前也一样?!
——真蠢啊笨死了笨得就跟我家那只把扫帚当帅哥的老母鸡一样!

青筋。

……如果不是这种时候,肯定会给予一拳让好友闭上那张乌鸦嘴。
就算是为他好,可忍和士可忍孰不可忍也还是有界限。

但那时候毕竟身不由己,被抓着站起来了,然后半架半推半拖总之是尽全力强迫他出门一起前往目的地。

……好怀念啊。

重重呼出一口气。
热力在唇瓣变凉,留下湿意。

站起身准备继续整理,却突然注意到隔间的曲子变了,沉沉的没了先前那份悠扬。
于是这才发现没有把门给关紧,门板被风推开了不再隔音,也不知道刚才清理东西的声音被听到了没。

心里这么想着,皓薰便轻轻放下手中的东西,朝门走去。

纪翔专心练琴时是很不喜欢别人打扰的,所以都会挑选没人的时间段来公司团练室。
逢到此时,就连欧怡青偶尔来到也会缩头小小声关门离去,虽然他勉强算是个例外,但也要看是时王子陛下心情好不好。

积习毕竟难以改变。

他是,他也是。

愈发放轻了动作,走向门边想拉上锁扣。
手触到优质桐木,却又犹豫着停了下来,最终垂下手臂。目光顺着手指渐渐下滑,看定鞋尖。
半晌,轻呼一口气,走回原位坐下,细细聆听。

……刚刚才觉得积习难改,现在却又想要他陪着……?
啧,想什么呢。

体内热流涌动得有些异乎寻常,皓薰咬唇自嘲般微笑,把理不清的线团抛到一边。

——这是谁的曲子?

什么肖邦啊,李斯特,德沃夏克或者门德尔松也都不是那么清楚,世界名曲固然震人心弦却无法咀嚼出细微差别。
大侠曾为此懊恼不已,为了他儿子不是个懒惰的天才却是勤奋的庸才。有些事情的确没法后天努力,就像谁说过呢,没有天份,光靠上课绝对没用。

……真会打击人……

不过当初自知之明甚高加上没有兴趣,对于意料之内的成绩也没多少反应。反而是希望大的失望更大,也无怪乎他们金家父子俩感情不算很好。

说到父子,怎么也不能想像那位国王和这位二王子如果一起生活多年会是什么情景。
会比他和大侠融洽吗?
又或者,皇家生活能够把那样的个性磨合成和克烈斯一样……?
无论多少次也想像不能。

一时间想到克烈斯王子——噢,现在该叫他为国王了?把那样的气质、举止、甚至奢侈程度,移加到其亲弟身上……就忍不住把额头埋到掌心里,闷笑到浑身发颤。

好几次看着纪翔时想到这些乱七八糟的然后笑出声来。

前几次被敲脑门啼笑皆非问你在干什么啊莫名其妙的家伙,到后来次数多了终于引起对方高度重视。受不了软硬兼施的手段终于稍许透露,其后果令他悔不当初并极度亡羊补牢的自我发誓即使是恋人之间也必须得稍有保留,上帝给了人类透明的眼睛却不给透明大脑还用皮肤头发遮个严实实在是有原因的。

笑声呛住喉咙,顿时埋在掌心里咳个不停。热流顺着食道上涌,连呼吸的温度也高了起来。

隔壁的曲调也开始升高温度,不再如初时蓝色多瑙河般宁静。
音符在微妙中完成变化,全被那双技艺高超的手指一一抚摸到。忍不住赞叹——当然,也与乐器好坏程度成正比。

簇新黑色金花施坦威来自纽约,白键象牙黑键非洲乌木,钢琴中的贵族,想当初刚刚出现在团练室时多少双眼睛为之惊艳不已,然而到底只有与之相配的手指才能将它与普通钢琴区分开来。

手捂住嘴忍住依然不断上涌的热流,胸口哽动得紊乱。
抬头看向门外,眼微眯,突然想到刚刚把钢琴搬回来的那个星期天。

林立翔身为艺能天王百骄不躁,时时还在深化学习,钢琴造诣也是早早便过了国际认证的。不卑不亢坐下随兴演奏一曲,便是半晌无人敢与之争锋。
曲毕起身,回头不看别人,直接冲着冷眼旁观的维也纳音乐学院前教授抬眼笑嘻嘻,让开位置戏剧化做了个请的姿势。对方不发一言接受这挑战了,而他微笑不语站在一旁,早早便从欧怡青耸肩吐舌摇摇头笑出一丝惨不忍睹的小动作中洞悉了胜负结局。

哇厉害啊——太强了——好佩服——职业水准啊……什么音乐学院老师,根本就可以去参加世界性乐团了吧——

语调一贯来的林氏夸张,内容却没有夸张半点。
胜者不露半点得色一派理所当然,然而比起二人所奏钢琴来,金皓薰毕竟更善于从别人表情上分辨某些细微差别。

……刚才,是不是有点欣赏立翔?

事后独自坐在旁边听钢琴演奏,有点坏坏的来了这么一句。
红瞳沉淀夜色扫过来,和着乐曲浸入柔情。

艺能天王确实无所不能,但业有专精,他的钢琴只比大众水平高出一个等级。我欣赏,是针对他的态度。
嗯,赢就是赢输就是输不拖泥带水,会对比自己行的对手表示钦佩确实是立翔一直以来的优点。

好几年了,越来越习惯听出纪翔惯有的冷淡之下压着些什么话语。

红发丝缕拂过,脸上看不出表情,眼睑低垂。
手腕一转抚出月光,他在旁边听着,便迷迷蒙蒙的有点想睡了。

……这时候睡着可不大妙吧。
猛地打起精神拍了拍自己的脸,离开椅子站起来,向窗外看,远方景色比刚才还要模糊了几分。高楼上镶嵌着玻璃,耀眼的反射着日光朦胧成一片。

今天早上接到来自艺能天王的电话,一时间便紧张起来。
自从有了第一次之后,每到这种时刻立翔总显得特别敏锐。从小到大只要同时在场,还真有七成被抓到的。
逢被抓到总少不了一番横眉怒目,闹得现在只是接个电话也会紧张。

别看平常都是金皓薰克着林立翔,一旦对方真心动怒,他首当其冲也只想往后逃走了。
小型鞭炮爆破力不强,连放一大串威慑力也是很足够的。

——金皓薰你敢不敢对我说那句话?嗯?你敢不敢说?!
天知地知你知我也知,心里边亮堂堂的大家都清楚,你为什么不说?
自知理亏是不是?!

经过了专业训练的喉咙发出声音至今缭绕在耳,便忍不住苦笑起来。

立翔对人的称呼乱得可以,小金小童老熊大哥阿薰莉莉什么的杂七杂八,总之看其当时心情如何。
心情越好称呼越零散,反过来说,如果一开口听他呼唤全名那便要小心点了。

郑重其事完整喊金皓薰,便也多半在这种时候吧……

用教训的口气对惯常充当教训人的金皓薰说话,表示极有自信真理在自己一边。
反过来说他转身想逃,难道是说没有这个信心吗……

——你不叫我也不叫别人宁可坐着,金皓薰你自己难道会不知道这样做有多愚蠢?!
好把我大概知道原因,大侠不理你是不是?还是你叫他他会骂你?别养成习惯了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好不好!
我们打个赌吧,就算不是我,只要和你亲近的人,如果发现你这种习惯也饶你不得的!愈亲近就愈不会原谅!

门外有风吹来,身体轻轻一抖。

真的自知理亏了?

还是因为想得太深入……

总觉得钢琴曲调又变了。月光这曲子他熟悉得很,本应宁静得催人愈睡,怎么现在掺了些躁意?

或者该归咎于心里多少有点发虚,想了一会儿,最终撑着桌子站起来,慢慢靠近团练室。
里面没开灯,外面也没有。这样很好,走进去也不一定会被察觉吧……

皓薰放轻呼吸,静静打开门,再反手关上。

月光的流泻一直没有停。
练曲那人沐浴在窗帘底淡淡的微光下,身形勾勒出一线浅影,完美得扯人呼吸。

胸口浓浓烧着热力。

靠在门边看了他一会儿,走到沙发旁靠在最里边坐下,心里实在佩服得紧:这么昏暗肯定看不清琴键,居然能够不弹错一个音。

习惯的微笑着,收回眼光,拉长颈项淡淡投影在天花板上。

无力拉扯住思绪游离,及时全体放假是正确的。
他不以为自己今天还能如平常一样精神奕奕跟着艺人到处跑接通告处理各种事务。
……嗯……也许能做到?只是,在已经没有必要把自己逼得那么紧的时间里,继续那么做就太自虐了。

他是个乐于享受生活的人,何况……若那样做被立翔知道,绝对会闹上一个星期。

——不敢说?!好我来说,你不就想说[我怕会麻烦你]?!
临到口边自己也知道说这种话理亏是吧?
——你以为只有我吗?!
打赌吧打赌吧!和你亲近那些人里,看看有几个不会对你生气!

……
哇咧,还几个?单是现在距离最近的这个已经承受不住了吧。

闷闷笑出声,抬起头闭上眼睛,任由心脏在惊颤中揉出几分暖意。
一直沉甸甸的脑子泛起一丝轻松,所思所想长了翅膀似的四处游荡。

……人是很复杂的,现在有人呆在身边,被立翔知道的话……他大概会放心?然后,生闷气闷一个星期。
告诉他是不小心来翱翔天际碰上的……?
……这是谎话吧……
不但没有立刻走掉,连关上门也不愿意,最后还跑到同一室内,摆明想一起呆着。

……所谓的积习……虽然花了十几年时间……但好像真的慢慢在改嘛。

立翔我对不起你……最大的改变好像不是因为你……
其实我真的很喜欢你,很重视你的……
  评论这张
 
阅读(1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