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动的地平线┼

风花雪月不过一场空

 
 
 

日志

 
 
关于我

恋声/腐女 绿川光/铃村健一/樱井孝宏/福山润/神谷浩史/野岛健儿/梶裕贵/羽多野涉

网易考拉推荐

那名为Geass的祭奠—下  

2008-10-10 09:17:44|  分类: 花是花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罗罗&尤菲&娜娜莉—

少年真正的记忆始于那个秀气十足的生日礼物。心形刻花的手机吊饰,12月25日他代替另一个人把他温暖的握在手心。从此在意识深处埋下了温柔的种子,会在某个他自己也未察觉到的时间端口,破土而出。

无从考证的人生阅历大半都浸染着浓烈的血腥,意识与感触早已伴随着杀戮而麻木不堪,呼吸着无从逃脱的残酷,他承接了监视鲁鲁的任务。

虚假的记忆中充斥着罗罗的身影,于是鲁鲁把他当作妹妹来爱,关心呵护无微不至。哥哥的手跨过大半个额头轻柔的覆盖自己的头发,哥哥的微笑倒映在自己的眼神里眷恋不已。

罗罗罕见的犹豫了,即便是觉醒后的鲁鲁冷然的撒出弥天大谎。“寻找C.C的任务优先”,怎么看都是一个拙劣的借口,哥哥所承诺的未来变成了甜美的毒药,欲罢不能。于是少年怯怯的开口:“我的geass也是有弱点的。”,一并刻意忽略的还有那出毫不迟疑上演的亲情戏掺杂的算计。

罗罗的爱执著而浓稠,寂寞冗长交错着毫不留情的残酷,哥哥成了生活中唯一的重心,他固执的躲藏在谎言编织的翼下,倔强而隐忍。

这隐忍的微笑一直伴随到最后,谎言撕开曝露出的疼痛与真实却无法唤起他应有的愤怒,温柔的种子早已破土而出开了艳丽的花,覆盖了鲁路修几近毁灭的瞬息。

最后的时刻,罗罗笑的如云般淡然,“哥哥最喜欢说谎了……我对哥哥最了解了……”。少年纯白的脸折磨着我们的视界,少年的心跳被可预见的死亡放大,终音包含的“哥哥”的呼唤恋恋不舍。

再没有谁象罗罗这般爱鲁鲁了。

尤菲过于完美了。

可惜了这般聪慧可爱善解人意又美丽天然有灵气的女子。她身上有着举手投足都让人不能直视的光影。仅仅是一个照面,便推测出了zero面具下暗隐的真实,点燃了鲁鲁与朱雀那除却娜娜莉外再无外露的温柔。

“想要建立特区日本,日本人拥有和不列颠人相当的权利”。血缘中溶解了这般不能忽视的相似,为鲁鲁,为朱雀,为娜娜莉,愿望模糊了战火的分界,鲁鲁几乎要放下手中的武器了。

但最终尤菲没成功也没能成仁,她到底还是死在了鲁鲁的枪下,还背负了“杀戮公主”的罪名。这壮烈的变故化成了一剂催化剂,最终撕裂了鲁路修与朱雀的长此往后。

但我们终是记住了她。记住的是她粉红色头发下的灼灼光华。

娜娜莉。

要说这孩子究竟有什么值得所有人放弃一切的宠爱。

有她出现的空间必然伴随着阿什福特学园干净而惬意的空气,四平八稳的恍惚了11区或东京租界的隆隆炮火。鲁鲁毫无防备的微笑,朱雀几近透明的神态,所有的阻隔一切的温情脉脉剔透的闪着灼灼的光。

娜娜莉的塑造比不得尤菲那样鲜明,但二季的她闭着眼睛微笑的模样一直挥之不去。她是个连路都不能走的终日只能端坐在轮椅上的小女生,形容词反复来反复去不过是“单纯天真善良”而已。她对这个世界本没有太多不切实际的愿望,却还是义无反顾地走上了上演着冲突战乱的台前。

完成尤菲的心愿或者分担世界的罪孽,小女孩羸弱的不堪一击的肩担负着那些沉重与傲慢,管它是否天真是否无奈是否最终仍是无可避免的叹息,她言之凿凿又铿锵有力。   

连Geass也能战胜的力量。

—那名为爱的geass—

花。

夏莉看见鲁鲁那两抹红晕跟了她很久一段时间,连称呼也是亲昵的理所当然。这理所当然的喜欢除了鲁路修之外,只怕要传递到火星去。

这样单纯的女生单纯的执着的喜欢着鲁路修。并不知道他不列颠皇子与zero的身份,只是单纯喜欢的一塌糊涂。然而zero杀了自己的父亲,却又在下一刻重合上了喜欢的鲁鲁的苍白的脸,这巨大的冲击模糊了存在的意义,身体却下意识的选择了沾染血腥的保护。

只是“复仇”两个字太过沉重,何况她心里梦里爱着那个仇人不能自己。于是Geass重塑的记忆换成了校园的陌路。我们看着鲁鲁那风过扬起的异样温柔的脸庞和沾染上雨水的泪,心里是异样的酸楚和闷闷的疼痛。

夏莉的目光最终也没能翻过鲁鲁寂寞的背影,即使她再次爱上了那名为鲁路修的男生,即使她选择重蹈的记忆的覆辙——那盛开如花的血与鲁鲁颤抖而僵硬的躯体变成了最后的记忆。

只剩下鲁鲁在云波诡僪的天空下泪流满面。

梦。

朱雀的脸红得毫无遮掩,意外的告白就这么措手不及的通过电波撞进耳朵,几乎要无视那本是与爱情浪漫格格不入的激烈战场。美丽的公主和善良帅气的骑士之间浪漫的好似肥皂泡泡的梦幻。

誓约不是仪式那般简单,朱雀的觉悟镌刻在那带着翅膀的胸针上。他干干净净的脸庞和漆黑的瞳孔,她微翘的鼻子和卷卷的睫毛。这自然是种爱情,虽然举手投足都彬彬有礼的一丝不苟。

尤菲是绝望空间里明亮的光,扑拉拉的泻了下来,尤菲是在心里团起的玫瑰,隐约的绽放着香气。

可是尤菲死的突兀又让人心碎,那些短短的时光中被点燃的激情就能无声无息地归于从不存在么,谁还能再在抚慰着朱雀的孤寂,给他一个温暖如昔的梦境?

云。

我只是爱上了那高举约定手势的片刻温存。

天子身着的婚纱如同天空中干净而忧郁云,那般泪流满面的感动,真是我看到的天子最好看的表情。

—那名为geass的祭奠—

真的是纠结了许久。因多情变得分外感伤。

直到完结后,还缠着许多人絮絮叨叨的诉说,这样的痴痴的爱,却始终不愿接受“车夫lulu”的说法——就让那些安享成果的人们去尽他们应当承担的义务,鲁鲁在天堂,再没有什么刀尖上的叫嚣和壮烈,还会有人在闲庭午后的花香中,念念不忘。

谨以此文,献给鲁路修的祭奠,愿天堂的鲁鲁安好。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