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流动的地平线┼

风花雪月不过一场空

 
 
 

日志

 
 
关于我

恋声/腐女 绿川光/铃村健一/樱井孝宏/福山润/神谷浩史/野岛健儿/梶裕贵/羽多野涉

一切终尚好——写给枢木朱雀 最后一次老生常谈   

2009-09-01 11:14:57|  分类: 闲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为什么绞尽脑汁,落笔时依然是他。
 
那时的枢木朱雀年纪尚小,还只是一知半解的在道场认真学习剑道,满心期待他尊敬的师傅藤堂的赞赏;那时的枢木朱雀心尚柔软,背上娜娜莉的呼吸与身侧鲁路修的微笑就是自身最简单的幸福;那时的枢木朱雀记忆尚美好,父亲尽管生疏但总归带着血浓于水的羁绊……


我们提起他,总觉得难以用恰当的形容词准确的将他定性:这个17岁的不列颠帝国军一等兵的少年,本是日本人,是日本前任首相枢木玄武的独子,微卷的深棕色头发,平时总是温和的眼神,脸上是稍显稚气的安静。标志性的是他怪物一样超于常人数倍的体力,干净,单纯,善良,温柔,又带着毫不妥协的执扭个性。


的确是个不怎么普通的孩子,总有着他独有的魅力——是他温和对朋友展开的无垢的笑容,是他单纯到不切实际的美好愿望,是他失去爱人时难以压抑悲伤的眼神,是他被仇恨蒙蔽双眼而愤怒的举止——让人爱的浓烈也能恨的咬牙切齿,总能在动画情节进展中一步步走进人心底深处去。

【世界终焉】

表面上看似平静,赎罪的念头却盘踞在脑海根深蒂固变成枷锁,又究竟是怎样的信念,理所当然的抗下超重百万的背负在肩膀上。

弑父、弃国,只身来到不列颠参军。周围永远充斥的是不列颠人的嘲讽和日本人的唾弃,在他成了公主的骑士之后也许稍稍的有所好转,在意与否,那孩子总是笑的云淡风清,只是坚定着他唯一的信念。有时候,真的多少有些不值与不平。

造成一切悲剧的罪魁祸首是不列颠侵袭日本的战争,是不列颠内部高层统治者贪得无厌的欲望毫无疑问,那么似乎朱雀这种“希望从内部把它变成一个有价值的国家”的愿望倒也无可厚非,我们其实大可不必跟着鲁鲁一起责难这孩子的单纯。

日本或者11区,尽管是名称的不同,故乡却再也不是有着参天的树,明净的水,草长莺飞安居乐业的净土了。战争的阴霾降临,人们流离失所,剩下的,只有死亡,毁灭,无尽的、动荡的痛苦,再也不会有谁会牵着他的手,在山顶看日升日落了。

于是理所当然的,将国家变成一个无论是什么人种都能安居乐业的乐土,成了这个善良的孩子唯一的救赎。更何况,那手握匕首的瞬间,动摇的恐惧的念头以及亲情的维系是被怎样的大义凛然生生压下,也成了之后盘踞十年的噩梦。
 
【双生不灭】
如同太多兄弟之间的对立故事一样,故事在最初其实是尚有余地的,鲁路修,或者zero。

尽管有着数起阴差阳错的交锋,兰斯洛特与红莲之间的隆隆炮火并不能掩盖两人你来我往的维系——他在紧急关头摘下他的防毒面具带在他的头上,他在他百口莫辩被推上死刑台前将他救下,他在他失足滑下屋顶时不顾危险抓住他的手,他在他任务优于性命的可笑念头支配时不得不动用geass的力量……

鲁路修的唯一是朱雀最为迷惑的伤口,不可弥合。作为唯一的挚友,与鲁鲁在阿什福德学园的光阴总是让人能够忘却一切的安详,能够让他暂时的卸下沉重的背负。但挚友的zero身份却给了他致命的打击,为他geass造就的绝对忠贞的玩弄人性,为他掀起的以暴制暴的反叛造就的血流成河,更为那染满无辜的尤菲鲜血的骑士证明……

呼吸变得苍白无力,他们陌生的爱,陌生的恨,对峙无从回避愈演愈烈,不列颠和黑色骑士团,磨擦不尽的刀光剑影。

但心总归是柔软的,总有放不下的人和做不到的事,因为善良是他的本性,即便在一切惨烈的事实暴露于空气中后,即便是恨意,在谎言戳穿之后,也无法阻碍深埋心底的真实感触。

毕竟他们的最终目的并没有千差万别不是么,一路无休无止的都是对幸福安宁的渴求。破坏未成,改造未果,重生的世界在付出最为惨烈的代价后最终走向了正轨,以承受,以救赎,以托付为名,那盏面具换上新的主人后,继续着沉重的责任。

但兄弟却从此只存记忆中。

【骑士公主】

公主那样逆光跃下,省略了任何矫情的铺垫,粉色的光华随着笑容熠熠发亮,也许直至今日,那是朱雀仍忘不了的动人场景。

几乎可以清晰的听到朱雀的心跳,两个人的身影被框入同一个画面,一前一后隔着短暂的距离,她眼眸中淡淡的丁香紫,她唇边晶莹的玫瑰红,还有充斥视界的馥郁的樱花粉,都在坠了半个身子的夕阳里,给朱雀涂抹出艳丽的记忆。

这样纯净的不染世俗的公主,带着连zero都可折服的宽容,却没有逃脱造物主的残忍,最终随着朱雀胸口的痛变成了一个人的心死对另一个人无穷追索的理由。
 
因为那些最直白的陈述无法一一解释她的好,当初泛泛的好感在何时化为了最刻骨铭心的爱恋。“请喜欢我! ”的直白如同一抹绝地透露出的光,温暖煦煦。朱雀一袭白衣单腿跪地,迷茫的心情第一次有种想要得到救赎的欲望。

最终未能得到的救赎,无论歇斯底里还是昏天黑地,zero的错误酿成的悲剧再也无从更改,那种撕心裂肺的伤让世界摇摇欲坠,请不要责怪朱雀如何在眉宇间刹那多了暴戾的杀戮之气,变得残忍而不留情面的圆桌骑士心底灭顶的伤痛——

彼岸之渊,哀叹未息,花开常不败,韶华不尽。

【终章】

念念不忘的,不止远去天堂的鲁路修,还有枢木朱雀。
 
时间终能洗涤一切,Zero的面具也许到了很久之后,日本再不需要英雄,看不到任何关于战争的履痕之时,这负担才能安静的卸下。那个时候,希望能在某个时间,看他的背影不再寂寥,他回头笑,表情满足,幸福就好。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